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歷史論文 > 古建筑論文

駝峰和角背的演進史與猜想

時間:2020-05-07 來源:四川建材 本文字數: 4955字
作者:廖麗慧 單位:重慶大學建筑城規學院

  摘    要: 以駝峰和角背的演變歷史為例,對二者在歷史上從唐、五代、宋、遼、金至明清各朝代的使用方式和發展方向的不同提出設想和探究,并提出了斗拱、金釭、雀替作為參照類比,對駝峰和角背的歷史演變從技術、審美等方面做出解釋,引出并探討了我國古代的建筑裝飾藝術、構件的裝配化思想,并提出了我國古代建筑技術在理論方面的局限性。

  關鍵詞: 駝峰; 角背; 節點; 屋面曲線; 裝飾文化; 經驗認識;

  0、前言

  眾所周知,我國古建筑以其源遠流長、復雜精巧的木結構聞名于世。傳統構架的節點處理方式種類繁多、變化萬千,對同一個節點的構造方式從古至今也一直在發生著變化。例如拿斗拱來說,從漢朝的樣式百花齊放的探索期,到唐代的結構機能充分發揮的成熟期,再到宋代后結構機能發生退化,朝裝飾化發展。這樣的變化也同樣發生在建筑中的各個部位,我們可以從一個小小的建筑節點中透視出整座建筑經歷的改變,以及其背后的更深層次的歷史和思想文化變遷。

  1、 從駝峰和角背談起

  駝峰是置于兩層梁之間的墊塊,是與斗拱配合一同承托梁栿的構件,因外形隆起似駝峰而得名。駝峰根據形式可以分為鷹嘴、兩瓣、陶辨、氈笠等。

  角背又可稱繳背、腳背、合踏,是平梁上置于瓜柱底部幫助瓜柱保持穩定的輔助構件,當瓜柱的高度與直徑之比大于2時則需安設角背,脊瓜柱必須安設角背。
 

駝峰和角背的演進史與猜想
 

  2 、駝峰和角背的演進歷史

  2.1 、唐

  駝峰的運用至少可以追溯到唐代,在唐朝現存的建筑遺跡中就已普遍運用。南禪寺大殿和佛光寺大殿的四椽栿之上均有安設駝峰承托平梁,與之后朝代顯著不同的是,唐代多用叉手和托腳,因此,平梁上用叉手斜撐捧節令栱,而不是后世出現的瓜柱。

  2.2 、五代

  至五代時期,梁袱間設蜀柱的手法開始出現,平順大云院彌陀殿中就有平梁上設駝峰,駝峰上再立蜀柱的手法,叉手仍舊保留,與駝峰蜀柱共同支撐脊槫下的捧節令栱。

  2.3 、宋、遼、金

  宋遼時期的實例中已出現了蜀柱從駝峰上脫離直接置于平梁和四椽栿上,由角背輔助穩定共同承托上部構件,同時駝峰也依然廣為使用,并且遼代建筑在繼承唐五代結構的基礎上,創新了駝峰與完整的杪跳鋪作組合式部件隔承梁栿。在宋《營造法式》中就記錄了多種駝峰的形象(見圖1),此時已經出現了角背的做法,但《營造法式》此時只有駝峰的叫法。

  2.4、 金

  圖1 宋《營造法式》中的駝峰形象
圖1 宋《營造法式》中的駝峰形象

  金代的實例陵川龍巖寺(見圖2)中央殿出現了合踏、剳牽一體化的手法,并且在之后,這種以合踏穩固蜀柱的方法即將成為大趨勢。

  圖2 金陵川龍巖寺中央殿
圖2 金陵川龍巖寺中央殿

  2.5、 明清

  明、清時期的角背和駝峰一個顯著的趨勢就是構件的結構作用減弱而更突出裝飾效果。

  “明、清時期,在繼承元代梁架結構的基礎上,對梁架結構點進行了創新,……梁柱構架的整體性加強,建筑構件雕刻趨于復雜化,斗栱結構性功能減弱,裝飾化逐漸增強。”[1]

  我們可以總結出,從唐至清是從駝峰一統天下到角背出現并在運用頻率上反超駝峰的一個過程。駝峰最初的原型應是一塊方墊木,用來在梁栿上承接上層梁,如此兩梁的高度就可組合形成復合梁,加強了抗彎能力。事實上,駝峰和角背的結構作用是相同的,那么為什么會有蜀柱與角背的組合出現?它們的區別與聯系在哪里?為什么角背在之后會超越駝峰獲得更多運用?駝峰在之后又有了什么樣的變化和發展?對此,筆者做出了一些設想和討論,希望從這樣一個小小的建筑節點中探索到更多的歷史信息。

  3 、幾個猜想

  3.1 、屋面曲率的需求

  古建筑結構之中,最復雜、最奇妙的部分就在于屋頂,包括內部的屋架和外部的形態和裝飾。盡管同樣是雙坡或四坡屋頂,但與西方的直線、折線屋頂比起來,我國的傳統官式建筑屋頂運用了多種構思巧妙、做工精細的節點來組織和連接各個層層疊疊的屋頂構架,有序而牢固,遂構成了一個極繁復雜而有序的屋頂結構體系,同時又創造了一個極具審美情趣與藝術內涵的木構架空間。

  從外觀上來說,傳統官式建筑屋頂的特點是下凹曲線,越接近中柱的步架舉高越高,也就是說屋面越高曲率越大、越陡峭。漢代班固在《西都賦》中寫道:“上反宇以蓋載,激日景以納光。”則明確了此時已經出現了下凹的屋面,并認識到它的優點在于排水和采光。舉屋制度和屋面曲線形態最晚在唐代就已定形和被普遍采用。對于屋面曲線這樣的變化,許多學者提出了不同的解釋。日本學者伊東忠太提出了“天幕說”,認為這樣的屋頂起源于游牧民族的帷帳;也有人認為屋頂曲線是由木材的材料特性自然形成的,還有人從文化方面來解釋,認為曲線來自于道家思想的“無為”和“貴柔”[2]……總而言之,盡管原因復雜,但柔性屋面已經成為我國傳統建筑極富特色的“第五立面”。

  另一方面,舉屋制度還一直處于變化之中。我們都知道,唐代建筑的風格以屋面平緩,出檐深遠,磅礴大氣著稱,“唐代的佛光寺大殿,舉高與橑檐枋距之比為1∶4.78”;從宋代起,屋面坡度開始了高聳、陡峻的趨勢,《營造法式》中記錄了屋頂采用舉折法起坡的計算方法;這一趨勢在元代更為明顯,“元代的上海真如寺,它的舉高與橑枋間距比為1∶2.552”[3];至明清采用舉架法,屋面之陡峻簡直達到了令人難以站立的程度。

  屋頂下凹曲線愈來愈陡峻的演化趨勢對于內部梁架的影響直接體現之一就是內部屋架為達到這樣的效果,必須使得內部梁袱的豎向距離越來越遠。作為連接二層梁袱的構件,駝峰若要滿足相應的要求變化就要加高加大,但機械地增大又不經濟也不美觀,“早先常設的檄木或駝峰等也已失去墊層意義,故后來改為童柱架在梁間,遂成常式。”[4]這樣梁上立蜀柱的方式就應運而生了。蜀柱最早施用的位置也是屋架中最靠近中柱,屋面曲率最高的步架中縫上。五代時蜀柱最初出現時仍是置于駝峰之上,這樣的組合形式讓人很容易聯想到真正的柱子和柱礎,我們不妨設想:此時古代工匠是將柱網層的柱子以縮小的形式搬到了梁上,但地面上的柱子墊柱礎的主要原因是防水隔潮保護柱子,而內部梁架上的蜀柱顯然不需要這樣的構件,更需要的是防傾覆的穩固構件,并且柱腳需要直接地落到梁上,如此駝峰就演變成了角背的形式。

  3.2 、構件簡化的需求

  正所謂“盛極必衰”、“周而復始”,事物發展的歷程往往是螺旋式上升的。古建筑的風格在經歷了早期的唐代的樸素簡約、碩大雄渾的風格后,一步步發展到宋、遼、金時期的精致化、小巧。到了元代雖然仍舊沿襲宋、遼的傳統,但由于游牧少數民族的統治,多種少數民族文化傳入中原,建筑風格又發生了轉向,梁思成先生曾如此評價:

  “……這許多的(元代遺構)例子都明白地指示著中國建筑作風在這時期中正在經過一個急劇的轉變。”[5]

  建筑減少了復雜的裝飾,并且不再完全墨守傳統的做法,對結構多有創新,出現了減柱、移柱法等做法,但同時工匠的建造也較為隨意,多有曲梁等不合理的構件。與蜀柱相比,駝峰構件對尺寸精度的要求高得多,難以隨意切削,蜀柱和角背則可以方便地進行加工處理或替換構件以適應誤差。這樣的優勢也是角背廣受歡迎的原因之一。

  另一方面,構件的拆分再組合使用有利于批量生產和擴大適用范圍。我國傳統建筑以木結構為骨架,以墻體為維護結構,因此,有“墻倒屋不塌”的特性,可以說我國傳統建筑是秉持裝配化的原則誕生和成長的。古建筑構件是組成古建筑主體的基本單位,古建筑構件本身是為裝配而設計,木構件固有的標號方法及卯榫機制都是為古建筑的裝配而存在的。構件的細分,使之各司其職正是裝配化發展的重要體現。構件分類越細致,功能越分離,則越有利于建筑的快速建造和拆分。近年來多有將明清老宅整體拆分再異地原樣重建的案例,充分證明了傳統建筑構架的裝配化特性。

  3.3 、結構與裝飾的分離

  追求美是人類的天性,盡管不同的文化會發展出不同的美的形式,但世界上幾乎所有的民族都會發展出及其豐富的裝飾文化,這樣的裝飾文化會廣泛地滲透社會的方方面面,從服飾到繪畫,從家具到建筑,如此種種,不勝枚舉。

  我國的傳統木結構建筑在裝飾上也達到了登峰造極的程度,一個典型的例子就是彩畫。以清式彩畫為例,清式彩畫中的和璽彩畫和旋子彩畫都程式化地包括有箍頭和藻頭(見圖3)的部分,實際上這是有歷史來源的,有人考證,箍頭和藻頭的圖案形式都來源于一種叫做“釭”(見圖4)的建筑構件[6]。從西周時期起,大型的宮殿建筑是以木框架為骨架,版筑土為墻體,在榫卯構件的發展尚未成熟的時期,為了加固建筑骨架的節點,古人選擇了青銅器時代最具有代表性的金屬———青銅來鑄成“金釭”以連接大木構件,包括柱、梁、壁帶等。一直到了我國古建筑發展的晚期清朝,盡管榫卯結構已經高度成熟不再需要釭的加固,“釭”這一早期木結構建筑中的重要結構構件仍然在建筑中留下了它的身影,那就是彩畫中固定的箍頭和藻頭。

  圖3 旋子彩畫藻頭
圖3 旋子彩畫藻頭

  圖4 金釭[7]
圖4 金釭[7]

  與釭共同的是,駝峰原也是一個用以加固建筑節點的構件,而且在歷朝歷代的演變中也朝著高度裝飾化發展,安順府文廟中的駝峰就運用了多種題材樣式的駝峰,其精美令人贊嘆折服。通過觀察多個建筑實例我們不難發現,明清時期許多官式建筑梁架上同時運用駝峰和角背,但實際上,角背取代駝峰的結構作用的趨勢至少從金代就開始了,且明清時期的駝峰往往雕刻得極其精美,其華麗程度表明駝峰絕不僅僅是結構構件,而是室內裝飾的重點之一。也就是說,駝峰的結構上的機能發展后來由角背來延續,而駝峰自身則朝著裝飾的道路發展,二者各有倚重。

  人們的審美意識引導了建筑藝術的前進方向,從而引導了建筑技術的發展方向。人們通過自身的審美意識來選擇建筑藝術的表達方式與方法,從而可以創造出更多的建筑技術來實現建筑藝術的表達。好的藝術構思促進了技術的發展,否則就是制約阻礙技術的發展。建筑的發展正是在二者的協調過程中成熟、完善的。

  3.4 、對構件受力的認識提升

  最初以方形墊木形象出現的駝峰,人們或許只是出于經驗的直覺,后來演變出的大多形態也都是下大上小的形狀,很符合人們對穩定的認識。隨著技術的進步和對梁架受力分析的提升,古代匠人開始能夠分析出駝峰構件的內力分布主要是豎向的支撐力和水平各向的摩擦力。隨著力的分解,構件也很自然地發生分解:提供豎向支撐力的蜀柱和抵抗傾覆的角背。

  駝峰和角背的作用雖然相同,但構件形狀不同,受力原理也有很大的區別。襻間或鋪作置于駝峰上時,與駝峰垂直相嵌;瓜柱和駝峰組合時,一方面瓜柱插接于梁上,另一方面角背與梁和瓜柱同時連接,在兩個垂直角度方向上穩固了瓜柱。角背輔助瓜柱的組合又為加固節點提供了一個新方法。

  然而盡管能夠在結構上有新的進步,但古代工匠對技術的認識往往只是來自于經驗。事實上我國古代的科學盡管歷史悠久但仍處在經驗的層次上,而沒有上升至理論的層次。我國古代的科學實際———是實用科學,也就是技術。實用科學是人們在利用自然的過程中積累起來,又在生產勞動中體現出來的經驗和知識,注重生產實踐和直接經驗,卻很少進行歸納和分析,缺少逐本溯源的動機,這是實用科學的特點也是缺點。只有在實踐和理論結合,即工匠和科學家結合之后科學技術的發展才能有源源的動力,取得長足的發展。我國封建社會的正統哲學是儒家哲學,而我國古代的哲學與科學是嚴重脫節的,有關自然界的知識沒能得到總結而形成哲學理論體系,故而阻礙了古代科技的進一步發展[9]。

  4、 啟發

  駝峰的和角背盡管只是傳統構架中小小的兩個構件,我們卻能從它們的演變中看到建筑歷史的發展和古人的審美與技術觀的變化。以小見大、見微知著也是我們學習建筑歷史理論的路徑之一。學習和總結古代的建筑理論和實踐是我們建筑人的一項重要任務,也能對我們當下的理論和實踐產生極大啟發。

  參考文獻

  [1] 李會智.山西唐至清宗教木構建筑梁架結構演化及圖解(下)[J].文物世界,2016,30(3):31-36.
  [2] 王赫,王炎松.基于文化傳播與審美心理的中國古建筑屋頂曲線起源初探[J].華中建筑,2015,33(11):140-143.
  [3] 李大平.中國古代建筑舉屋制度研究[J].吉林藝術學院學報,2009,29(6):7-14.
  [4] 趙向東.承啟·變異———試論元構中反映的部分形制嬗變特征[J].新建筑,2013,31(2):122-126.
  [5] 梁思成,劉致平.建筑設計參考圖集第五集(緒言)·斗拱元明清簡說[Z].北京中國營造學社.
  [6] 杜爽.從金釭銜璧到寶相花開:中國古建筑的旋子紋樣[J].西北美術,2015,34(2):68-70.
  [7] 侯幼彬,李婉貞.中國古代歷史圖說[M].北京:中國建筑工業出版社,2002.
  [8] 許孛來,朱永春.替木、綽幕枋、雀替的辨析[J].古建園林技術,2015,33(3):49-52.
  [9] 張衛平.淺談中國古代科學技術發展的缺陷[J].云南師范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1997,40(5):41-44.

  原文出處:廖麗慧.駝峰與角背的演變原因初探[J].四川建材,2020,46(04):36-37+39.
    相關內容推薦
相關標簽: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买股票的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