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法學論文 > 法律論文 > 民法論文

國內社會公共監護制度的構建研究

時間:2020-04-27 來源:福建工程學院學報 作者:官玉琴 本文字數:12162字

  摘    要: 新時代,隨著社會的進步發展和物質生活條件的提高,以及城鎮化、無子化和老齡化步伐的加快,親屬擔任監護人的可能性日漸式微,無人照料無人監護的特困群體呈幾何式增長,政府公共監護資源有限,社會公共監護制度尚不健全。分析構建我國社會公共監護制度的必要性與可行性,提出要引入國際人權思想,樹立社會公共利益本位觀,營造政府承擔社會責任氛圍,構建以政府公共監護組織為主導、社會公共監護組織為補充的完善的公共監護體系,發揮社會公共監護組織作用,加強政府對社會公共監護組織的監督與管理,構建完善的民政民生兜底保障的社會治理體系。

  關鍵詞: 特困群體; 社會供養; 公共監護; 治理體系;

  Abstract: In the new era, with the development and the progress of the society, the improvement of material living conditions, and the acceleration of urbanization, childlessness and aging, the possibility of relatives acting as guardians is diminishing, and there is a geometric increase in the number of poverty-stricken people without care or supervision. The government's public guardianship resources are limited, and the social public guardianship system is not sound yet. Against such a background, analysis was conducted as to the necessity and feasibility of constructing the social public guardianship system in China. Then proposals were made to introduce the ideology of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foster a view of taking social public interest as the standard, and create an atmosphere for the government to assume social responsibility; to build a perfect public guardianship system with government public guardianship organizations as the leader and social public guardianship organizations as the supplement. Efforts will be made to give play to the role of public guardianship organizations, strengthen the government's supervision and management of public guardianship organizations and build a sound social governance system for civil affairs and people's livelihood.

  Keyword: poverty-stricken populations; social support; public guardianship system; governance system;

  當今,隨著社會的進步與發展、物質生活條件的提高,以及城鎮化、無子化和老齡化步伐的加快,親屬擔任監護人的可能性越來越小。目前政府公共監護資源有限,社會公共監護制度尚不健全,特殊困境群體的社會供養難以得到全面落實。為此應明確界定特困群體及監護需求,如農村留守兒童的教育保護需求、身心殘障人和失能失智老年人的生活照料需求、孤寡失獨老年人的精神撫慰需求等,引入公共監護制度,發揮社會公共監護組織作用,加強政府監督與管理,構建民政民生兜底保障長效機制,實現人們所期待的“幼有所育”“弱有所扶”“老有所養”。

  一、相關概念辨析

  (一)特殊困境群體的供養問題

  1.供養

  (1)供養內涵

  供,《辭!(第6版)解釋為“使需要滿足”。供(一聲)養,《辭!方忉尀“照應”,《現代漢語詞典》(第5版)解釋為“供給長輩或年長的人生活所需”?梢,供養就是供給人們生活所需。何為生活所需?不同時期不同社會經濟生活條件,人們的生活所需也有不盡相同。
 

國內社會公共監護制度的構建研究
 

  我國《婚姻法》對“供養”的解釋,體現在家庭成員間相互供養之權利義務,包括父母撫養子女、夫妻相互扶養、成年子女贍養年老父母,即“撫養、扶養、贍養”之監護義務。對于無家庭成員承擔監護義務之特困人員,則由政府承擔供養義務。

  2006年國務院頒布了《農村五保供養工作條例》,該《條例》第2條對供養做出解釋,供養是指在吃、穿、住、醫、葬方面給予村民的生活照顧和物質幫助。2014年《社會救助暫行辦法》再次明確特困人員供養內容,包括吃、穿、住、醫、葬等方面。

  綜上,供養指家庭成員間相互“撫養、扶養、贍養”之照應。無“撫養、扶養、贍養”之家庭成員的,由政府承擔供養之義務。隨著社會經濟發展,家庭生活方式的改變,人們的生活所需發生了變化,受政府供養的對象和供養方式也隨之發生改變。

  (2)新時代賦予供養新內涵

  生活所需變化擴大了供養人員范圍,除《社會救助暫行辦法》規定的特困人員,對無法定監護人,或其法定監護人無力履行贍養、撫養、扶養的未成年人、身心殘疾人和高齡孤寡失獨失能失智老年人,他們雖有微薄的經濟收入,但情形特殊,也應納入社會供養范疇。

  生活所需變化賦予了供養新內涵。我國《婚姻法》規定的“贍養、撫養、扶養”,即“供養”,其法定監護內容包括物質幫助、人身照料和精神撫慰。政府供養是對家庭成員間法定監護不能或無力實現情況下的必要補充,其供養目的是替代家庭成員間法定的監護義務,內容自然包含了物質幫助、人身照料和精神撫慰三個方面。只有這樣,才能真正讓那些失去家庭溫暖的未成年人、身心殘疾人、老年人倍感大家庭的溫暖,社會的關愛。

  2.供養人員

  新時代賦予社會供養新內涵,據此我們認為,社會供養人員應當包含以下幾種類型:

  (1)未成年人

  接受公共監護組織供養的未成年人,是指失去父母或查找不到生父母且未被依法收養的未成年人,也包括民政部門認定的困境兒童1,還包括散居孤兒、無人照料的留守困境兒童、無人監護或因各種原因無力監護的未成年人、身心殘障未成年人。有法定監護人卻不履行或無法履行監護義務的,可以通過委托監護2方式,由法定監護人或政府部門通過簽訂委托監護合同,委托社會公共監護組織履行監護義務,包括未成年人的教育與保護等,但并不免除法定監護人的監護責任,即經濟費用的承擔3。

  (2)殘疾人

  2008年頒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殘疾人保障法》第2條對殘疾人做出界定,殘疾人是指在心理、生理、人體結構上,某種組織、功能喪失或者不正常,全部或者部分喪失以正常方式從事某種活動能力的人。無人監護或其監護人無力履行監護義務的身心殘障人,應當納入社會公共監護范疇,由社會公共監護組織履行監護職責,如公辦的精神衛生福利機構、康復療養機構等的治療與監護。

  (3)失獨失能失智老年人

  “失獨”是伴隨著計劃生育政策的實施而產生的一種社會現象。據人口學家推算,全國獨生子女至少有432萬家庭的孩子在45歲以前夭折,有968萬家庭的孩子在55歲以前夭折[1]?梢,獨生子女政策實施產生了大量的失獨者。

  “失能”是指因年老、疾病導致日常生活、精神狀態、感知覺與溝通能力、社會參與能力等方面受損所導致的生活不能自理的狀態。根據民政部公布的數據,截至2018年,我國失能老人已超過4 000萬人。

  “失智”老年人,是指在臨床上以記憶障礙、失語、失用、失認、視空間技能損害、執行功能障礙以及人格和行為改變等全面性癡呆表現為特征,65歲以后發病者稱老年性癡呆。有數據表明,目前中國癡呆癥患者超過1 000萬人,65歲以上人群發病率為5%,80歲以上發病率超過30%。[2]

  這些失獨失能失智老年人,雖有一定經濟來源,但沒有法定監護人,他們無法入住養老院,生病無法去醫院手術治療,甚至喪葬也面臨著遺體火化無監護人簽字的尷尬局面。只有建立完善的公共監護制度,失獨失能老年人(失智老年人由其他親屬或居委會、村委會代理)與社會公共監護組織簽訂意定監護協議4,由社會公共監護組織依合同履行監護義務,政府履行監護監督職責,才能解決我國逐漸增多的失獨失能失智老年人的養老問題。

  (二)公共監護制度概念辨析

  1.公共監護

  狹義的公共監護(public guardianship)是指在無家庭成員或朋友有義務或愿意承擔監護職責也缺乏經濟來源而無法雇傭私人監護的情況下,公共官員或公共機構必須承擔的法定監護責任。[3]廣義的公共監護還包括有家庭成員承擔監護職責,但不履行或無力履行監護職責;或無家庭成員承擔監護職責,但被監護人有一定經濟來源卻無法自行雇傭私人監護的情形下,公共官員或公共機構組織應當承擔的法定監護或監護監督職責,F實生活中依然存在著大量的留守困境兒童、身心殘障者、孤寡失獨失能失智老年人,他們需要社會公共監護,他們是新時代困境群體,故本文采廣義說。

  2.公共監護制度

  公共監護制度是針對無人監護的未成年人、身心殘障人以及喪失自理能力的孤寡失獨失能失智老年人等困境群體,為滿足他們人身照護和財產管理需求而設置的監護制度。

  公共監護制度與法定監護制度相比,其法律行為和法律性質完全不同。法定監護強調私法領域的家庭成員間的法定義務,是監護制度基礎;公共監護是則是對法定監護制度的補充,是在無家庭成員承擔法定監護義務或家庭成員無力承擔法定監護義務時,由政府委托服務機構承擔監護職責,如公辦的兒童福利院、精神衛生療養院、鄉鎮敬老院等機構,或政府通過購買服務的方式委托社會監護組織履行監護義務。政府根據需要提供相應的行政救助措施,承擔監護監督職責。本文采用陳伯禮教授的觀點,認為公共監護行為具有公法性質,屬于行政行為。[4]

  3.公共監護組織

  公共監護組織也稱為公共受托人,依據相關法律規定或合同約定為困境群體提供幫助,履行人身照護和財產管理等監護義務。公共監護人分為兩類:一類是政府公共監護組織,另一類是社會公共監護組織。

  (1)政府公共監護組織

  政府公共監護組織,根據《民法總則》第32條規定,無法定監護人的人,其監護人由民政部門擔任,或由具備履行監護職責條件的被監護人住所地的居委會和村委會擔任。我國司法實踐中,對于無人認領的孤兒、無人供養的身心殘障人、無人贍養的老年人,由民政部門委托公辦兒童福利院、精神衛生療養院、養老院等機構履行生活照料之義務。

  誠然,兒童福利院、精神衛生療養院、養老院等機構作為政府公共監護組織履行監護義務,是社會救助兜底保障需要,但現實中依然存在80%以上孤兒散居[5],90%5以上身心殘障人無法集中照料, 大量失獨失智失能老年人無法入住國家政府提供的養老院安度晚年,急需社會公共監護組織補充承擔監護職責。

  (2)社會公共監護組織

  《民法總則》第33條“意定監護協議”條款中規定,除自然人擔任監護人外,有關社團組織也可擔任監護人!渡鐣戎鷷盒修k法》第7條規定,國家鼓勵、支持社會力量參與社會救助。根據上述法律規定之精神,借鑒美國私人專業監護人制度構建經驗,結合我國現實情況,充分發揮社會力量,鼓勵和扶持社會家政服務組織設立運行,通過慈善基金會,社會公益組織,民辦非企業單位等托幼扶殘養老機構,參與社會公共監護工作,不失為我國現階段較為可取之措施。

  必須明確的是這些社團公益服務組織與政府部門設立的兒童福利院、精神衛生療養院、養老院等機構性質不同,其監護內容、接受的委托方式、承擔監護職責性質也不盡相同。在市場經濟條件下設立的社團組織,雖不以營利為目的,但作為民事主體的公共監護組織,與委托人簽訂的監護協議具有民法契約性質,屬于私法領域。而兒童福利院、精神衛生療養院、養老院等機構是國家出資設立的公共監護組織,是以行政救助為主要依據,具有明顯的公法性質。但是,如果政府通過簽訂委托合同,向社會監護組織購買行政服務,委托社會公共監護組織履行相應監護職責、接受政府財政補貼及監護監督管理,實現政府社會救助責任,則該社會公共監護組織監護行為就具有公法性質。如果社會公共監護組織僅僅是接受公民個人委托履行監護職責,包括人身照護和財產管理等,則該社會公共監護組織行為應認定為一般民事行為,但該民事監護行為依然要受到政府相關部門的監督,體現新時代公權力對私法領域的滲透與適度干預。

  基于上述分析,本文對社會公共監護組織界定為:由企業事業單位、社會團體和其他社會力量以及公民個人利用非國有資產,依據《慈善法》規定,在民政部門登記或備案設立的從事非營利性社會服務活動的組織機構,包括慈善基金會、社會公益組織、民辦非企業單位,如民辦福利院、敬老院、托老所、老年公寓、社區服務中心(站)等服務機構。社會公共監護組織,接受政府或公民委托,嚴格按照法律規定或合同約定履行監護職責,代理被監護人行使各項民事權利,履行人身照護和財產監護義務,受民政部門的行政管理和監督。

  二、構建我國社會公共監護制度必要性分析

  目前,我國監護制度主要有法定監護和意定監護,并無明確社會公共監護制度。雖然2017年頒布的《民法》總則規定,沒有法定監護人的,由民政部門或由具備履行監護職責條件的被監護人住所地的居委會、村委會擔任,但并無配套的實施細則,社會公共監護制度形同虛設,難以發揮應有作用。隨著人口老齡化、少子化出現,亟待構建我國社會公共監護制度,以保障弱者合法權益,體現社會公平正義。

  (一)“幼有所育”社會發展需要

  民政部在2019年第一季度例行新聞發布會上介紹:目前,全國共有孤兒34.3萬人,其中,社會散居孤兒27.5萬,占總數的80.2%;兒童福利機構內集中養育孤兒的數量為6.8萬,占總數的19.8%。[6]根據民政部統計數據顯示,2018年農村留守兒童有697萬余人。從監護情況看,96%的農村留守兒童由祖父母或者外祖父母照顧,4%的農村留守兒童由其他親戚朋友監護。[7]無人監護的留守兒童受教育權難以實現,人身權極易遭受侵害。

  設立公共監護制度,通過簽訂委托監護合同,將社會散居孤兒、無人照料的留守兒童等困境兒童納入公共監護對象,由政府通過簽訂委托合同方式購買行政救助服務,委托公共監護組織予以生活照料、精神撫慰,保障其生存權、受教育權和發展權的實現,但不免除困境兒童其法定監護人經濟責任的承擔。

  (二)“弱有所扶”公平正義體現

  2006年通過的《聯合國殘疾人權利公約》第12條規定“在法律面前獲得平等承認”,締約國確認殘疾人在生活等各方面在與其他人平等的基礎上享有法律能力。1992年我國頒布了《殘疾人保障法》,提出政府和社會應采取措施,完善殘疾人的社會保障制度,保障和改善殘疾人的生活。

  據統計,目前我國殘疾人數約8500萬,接受托養服務的有22.3萬,接受居家服務的有88.8萬[8],這就意味著絕大多數殘疾人并沒有得到政府醫治服務和生活保障,他們需要社會公共監護組織的幫助和人身照護。

  (三)“老有所養”和諧社會彰顯

  我國是世界上唯一一個老年人口過億的國家, 截至2018年底,這一數字已突破2.49億,但每年仍有約1 000萬人加入老年人行列;中國的失能半失能老年人數量突破4 000萬;快速老齡化、家庭空巢化、未富先老等社會問題,無時無刻不在警醒著發展中的中國。根據民政部數據顯示:截至目前,全國有1 834萬困難老年人納入最低生活保障范圍,460萬特困老年人納入政府供養范圍,61萬失能老年人享受護理補貼,但依然存在大多數老年人的社會供養需求得不到應有滿足。[9]

  建立公共監護制度,將需要政府提供幫助的困境老年人納入其中。只有這樣,才能滿足我國大量的無法定監護人或法定監護人無力履行贍養義務的孤寡失獨失能失智老年人個性化的社會養老需求。

  三、構建我國社會公共監護制度可行性探索

  (一)國外立法可資借鑒

  由于人權觀念的發展、社會本位思想的指引和構建福利國家的需要而產生的公共監護制度是西方國家成年監護制度中的一項新類型。自20世紀60年代以來,國家介入私法領域以保護弱者實現其應然人權的趨勢日益顯著,在公權力的不斷干預和強化下,兩大法系的公共監護制度逐漸成為監護制度中的重要組成部分。

  1.國外立法簡介

  (1)英美法系國家

  在美國,為了幫助欠缺行為能力的成年人融入正常的社會生活,為了應對日益嚴峻的人口老齡化趨勢,20世紀70年代末美國誕生了公共監護制度。此公共監護制度的適用對象為欠缺行為能力的成年人,他們缺乏經濟來源、無力雇傭私人監護人員,并且無家庭成員或朋友愿意承擔監護職責和負擔監護義務,故應啟動成年人公共監護制度。

  美國公共監護制度一般包括資格認證制度、監護人計劃制度以及監護人報告制度。如美國佛羅里達州老年人事務部門設有全州公共監護辦公室,負責任命地方公共監護辦公室以及專業監護人的注冊。專業監護人必須通過監護資格認證中心舉辦的專業監護人資格考試,通過考試后,將自動成為國家注冊監護人,通過全州監護辦公室注冊,成為認證監護人,且每年注冊一次。[10]

  在英國,2005年頒布的《意思能力法》前言指出:“本法是為保護缺乏行為能力的成年人而制定。”該法設立了公共監護制度,明確了公共監護人應當履行的監護責任。公共監護人由大法官指定,并由大法官決定其薪水,薪水由國會支付。當大法官認為有必要適當履行公共監護人的職責時,在咨詢公共監護人之后,可以決定為公共監護人提供適當的人員或職員,或與他人簽訂有關合同,由他們或他們的分包商提供人員、職工或服務。公共監護人可以授權其職工執行任何屬于他的職責,包括建立和維持具有持續性代理權的登記,接收由法院指定的持續性代理權的代理人所做的報告等。

  (2)大陸法系國家

  在德國,公權力對被監護人的保護與英美法系“公共監護”有異曲同工之妙。根據1992年《成年照顧案法》規定,在沒有合適的自然人、法人時,由政府監護機構“照顧署”擔任監護人。照顧署是專門履行成年人監護職責的政府機構,在親屬監護和社團監護缺失時發揮很大的監管作用。對于精神障礙者或身心障礙者,可由監護法院直接依職權啟動程序選任監護人,對于身體障礙者,則由本人申請而設置。[11]

  在日本,為適應社會少子化、老齡化的需要,保障殘疾人福利,保護因精神障礙而導致判斷能力不充分的人,日本國會于1999年修改的成年人監護法,新設了任意監護契約(意定監護協議),優先適用于監護、保佐、輔助等法定監護。任意監護由公共機關監督任意代理,法定監護程序則由四等親內的親屬向家庭法院申請啟動,如特定申請人不存在,設置的區市町村的行政長官也可以實施申請?梢,日本已經建立起較為完善的公法化、社會化的成年人公共監護制度。[12]

  2. 兩大法系對我國的立法啟示

  兩大法系公共監護制度的建立與完善,體現了公權力對傳統的家庭成員間法定監護制度之民事法律行為的干預與滲透,這些立法理念和司法實踐值得我們借鑒。

  (1)公共監護行為是行政行為

  公共監護行為是行政行為,具有公法性質,其適用對象為無家庭成員或無朋友愿意承擔監護責任的行為能力不完全者。

  (2)公共監護是法定監護的必要補充

  公共監護是法定監護的必要補充,是無法定監護人或法定監護人無力履行監護情況下的國家公權力的介入,是政府行政救助行為,體現了福利國家以社會為本位的公益理念。

  (3)公共監護發揮國家司法權作用

  公共監護充分發揮國家司法權作用,在法律規定范圍內,依法定程序提供監護服務,必要時可以公權力直接啟動司法程序指定公共監護人,通過司法程序監督公共監護人和公共監護事項,切實維護特殊困境群體的合法權益。

  (二)理論基礎已然形成

  1.國際人權思想引入與發展

  1948年聯合國通過并頒布的《世界人權宣言》第1條規定,人人生而自由,在尊嚴和權利上一律平等。第22條進一步規定,每個個體作為社會的一員有權享受社會保障,并通過國家努力得以實現。我國《憲法》第33條規定,國家尊重和保障人權。人權理念的發展,人的基本權利保障和人的尊嚴維護是人權理念的關鍵要求,也是我國憲法賦予公民的最基本的權利。生存權、發展權及社會保障權是人權基礎,公民有權依法從社會獲得基本生活條件,當出現疾病、衰老等難以維持基本生存條件時,公民有權依法要求國家提供基本生活條件,包括經濟生活、疾病治療、人身照護等。

  2.社會公共利益本位觀樹立

  社會工作的本位觀強調社會公共利益,即社會公共利益目標的實現。社會本位論推崇社會的價值和尊嚴,社會的生存和發展,社會的總體利益滿足與個體價值實現,社會福祉體現為社會成員對改革成果的收獲與共享。

  2018年習近平總書記在四川大涼山與村民代表座談交流時指出讓人民過上幸福美好的生活是我們的奮斗目標,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一個民族、一個家庭、一個人都不能少。“小康路上一個都不能少”是我黨對人民群眾的莊嚴承諾,也是國家以社會為本位的思想體現。只有將公權力引入監護這一私法領域,強化政府的公共監護責任和監護監督職責,支持社會公共監護組織設立與運行,構建全面的完善的公共監護體系,才能幫助政府有效實施社會保障工作,提升社會價值和尊嚴,維護國家公共秩序,才能使每一社會成員基本生存權、發展權得以實現。

  3.政府承擔社會責任理念形成

  目前,國內學界專門研究公共監護制度的文獻并不多見,多數學者在研究國外成年監護制度發展變革的基礎上,提出構建我國公共監護制度的設想。在理論上,認為公共監護制度的發展歷程是一個對私法自治理念逐步強調的過程。私法自治理念不僅要求尊重當事人的意愿,還強調國家與社會對弱勢群體的社會責任,增強國家與社會的監護監督職能,注重私立、公共、社會監護的合力作用[13],在適用原則上強調應當遵循“近親屬(朋友)監護優先,公共監護為補充”的原則[14]。在實踐中,通過研究成年的身體障礙者、精神障礙者、智力障礙者和老年人的權利保護問題,進而提出“以協議決定取代成年監護替代決定”的新觀點,并強調監護的公法化和社會化[15]。

  私法自治強調國家對社會弱勢群體承擔社會責任的理念已經形成。政府通過公辦監護組織履行公共監護職責,政府通過向社會公共監護組織購買服務,委托社會公共監護組織履行政府行政救助行為,也為人們所接受并達成共識,從而為我國構建公共監護制度提供了堅實的理論基礎和社會基礎。同時,在制度設置上,也契合國際人權理念,充分體現“以人為本,尊重人權,尊重受監護人的自我決定權和維持其生活正;”的思想。

  (三)社會實踐正在試行

  特殊困境群眾無法定監護人,或法定監護人無力履行監護義務,他們的基本生活條件難以保障,容易產生“就醫難、入住養老院難、財產托管難”等諸多問題。2017年《民法總則》明確了監護人除自然人外,社會組織可以成為監護人,社會組織可以接受政府或公民委托,成為社會公共監護人,履行監護人職責。

  1.社會公共監護組織設立與運行

  社會公共監護組織,是指在民政部門審核或備案設立的社會慈善機構組織,包括慈善基金會、社會公益組織、民辦非企業單位,它有別于政府公共監護組織。如果該機構組織是依據《行政服務合同》,接受政府委托,履行監護職責,也就具有了行政救助性質。

  2017年頒布的《民法總則》明確社會組織可以擔任監護人,但心智障礙者的社會監護組織還較少。2019年1月,上海的心智障礙者監護人周良驊牽頭成立了“監察中心”,由90多名自閉癥孩子的家長以志愿者的形式組成。2019年上海兩會上一名自閉癥患者母親提出了《關于制定職業社會監護人地方性法規的議案》,目前已經成為上海市人大常委會的正式議案6。“廈門市湖里區小蝸牛身心障礙者家庭支持中心”于2015年5月21日成立,致力于身心障礙未成年人的教育與保護、管理與監護7。“北京律維銀齡研究與服務中心”于2015年經北京市民政局核準設立,致力于社會服務工作,為推進社會法制建設,促進社會公平正義做貢獻8。

  社會監護組織的設立,社會公共監護工作的開展,為我國公共監護制度的構建提供了社會基礎,積累了一些實踐經驗。截至 2017 年底,全國共有社會服務機構和設施 182.1 萬個,職工總數 1 355.8 萬人9。大量社會服務機構組織的設立與運行,為我國構建完善的公共監護制度提供了強有力的社會基礎。

  2.司法公證機構探索社會公共監護問題取得成效

  上海市普陀區公證處利用專業優勢,創新性地提出由社會公共監護組織擔任意定監護人的思路,積極開展意定監護協議的公證業務,自2017年首例意定監護公證協議簽訂以來,3年共辦理了500多例公證業務,其中獨居和空巢老人占30%左右。此思路一是與社會組織簽訂意定監護協議,社會監護組織作為老年人的代理人,代為辦理就醫、入養老院以及財產處置等事項。二是與慈善基金會組織簽訂意定監護協議。如:上海一老年人與慈善基金會組織簽訂協議,主動將遺產捐贈給慈善基金會組織,但要求基金會組織在他死后擔任其妻子的意定監護人,承擔生養死葬義務10。此外,委托自然人擔任意定監護人,同時還可委托民政部門、居委會、村委會擔任監護監督人。如上海市市民80歲老人,在意定監護協議中指定其鄰居李阿姨作為監護人,同時指定居委會工作人員張先生作為其監護監督人11。這種做法符合我國《民法總則》第32條規定之精神。

  2019年6月司法部公布了我國有資格辦理“意定監護協議”的公證處,共計138處,公證員數百人。“意定監護協議”公證業務在全國各地普遍開展,極大地推進了我國社會公共監護工作的全面實施。

  四、構建我國社會公共監護制度設想

  無子化、老齡化社會的到來,給我國社會發展帶來嚴峻挑戰。未雨綢繆,構建以政府公共監護組織為主導、社會公共監護組織為補充的完善的公共監護體系勢在必行。發揮社會公共監護組織作用,加強政府對社會公共監護組織的監督與管理,建立民政民生兜底保障長效機制。

  一是成立社會公共監護組織。依托社會慈善機構組織,包括慈善基金會、社會公益組織、民辦非企業單位,提供監護服務項目,為困境兒童、身心智障人員,孤寡、失獨、失能、失智老年人提供人身照護和財產監護。

  二是加強監護人培訓和管理,借鑒“美國私人專業監護人制度”“日本成年人監護制度”模式,在現有的社會工作者隊伍中培訓專業人才,使其取得社會監護人資格,對法定監護人缺失的困境人員履行人身照護和財產監護職責。同時,積極引入社會專業人士,包括律師、醫師、營養師、心理咨詢師等,參加自愿者活動,義務擔任監護人,提供法律和醫療咨詢服務。民政部門可通過建立“時間銀行”平臺12,對志愿者獲得的積分進行登記備案、認證監督,逐步建立和完善自愿參加社會工作的激勵機制,實現全社會總動員,形成良好的社會風尚。

  三是根據困境人員不同的身體健康狀況、經濟條件等因素,與社會服務監護組織分別簽訂人身照護和財產管理監護協議,明確監護合同的生效與履行,規范監護人選任與更換程序,適時介入國家公權力的監督與管理。

  四是政府設置管理機構,履行行政監督職責。根據不同類型監護模式履行不同的政府監督職責。對“三無”人群,由政府公共監護組織承擔監護責任。對無近親屬擔任法定監護人或法定監護人無力承擔監護義務的困境兒童,身心殘障人員,孤寡、失獨、失能、失智老年人等,由政府購買行政服務,委托社會公益組織履行監護職責,政府履行監督義務。本人或其監護人有條件有能力與社會監護組織簽訂人身和財產的“意定監護協議”的,經公證機關公證,或政府行政部門登記備案,社會監護組織依協議約定履行監護義務,政府履行監督和管理職責。

  參考文獻

  [1] 穆光宗.失獨父母的自我拯救和社會拯救[J].中國農業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5,32(3):117-121.
  [2] 李琪.很驚人!我國老年癡呆患者已超千萬䥺[email protected]三湘都市報,2018-10-21(A2).
  [3] TEASTER P,WOOD E,LAWRENCE S,SCHMIDT S.Wards of the State:a national study of public guardianship [J].Stetson Law Review,2007-2008(37):193-241.
  [4] 陳伯禮,陳翰丹.我國精神病人公共監護制度論綱[J].西南民族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2013,34(5):88-93.
  [5] 民政部:目前全國共有孤兒34.3萬人䥺[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www.takungpao.com/news/232108/2019/0125/240502.html.
  [6] 中國進一步改善孤兒生活質量䥺[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www.gov.cn/xinwen/2019-02/11/content_5364682.htm.
  [7] 民政部:全國農村留守兒童與2016年數據相比下降22.9% [EB/OL].䥺[email protected]://baijiahao.baidu.com/s?id=1610299410315829561&wfr=spider&for=pc.
  [8]2018年殘疾人事業發展統計公報[殘聯發(2019)18號]䥺[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www.cdpf.org.cn/zcwj/zxwj/201903/t20190327_649544.shtml.
  [9] 讓億萬老年人和家庭感到未來可期——近年來養老服務業創新發展綜述䥺[email protected][2019-04-02].http://mzzt.mca.gov.cn/article/zt_14qgmzhy/18mzsy/201904/20190400016155.shtml.
  [10] LANGEN W.Public guardianship:Protecting the interests of the ward[J].Law and Human Behavior,1978,2(3):267-282.
  [11] 王竹青.德國從成年人監護制度到照管制度的改革與發展[J].北京科技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05,21(2):55-59.
  [12] 田山輝明,顧祝軒.日本成年監護制度:少子、老齡社會的法律制度[J].交大法學,2015,6(3):112-124.
  [13] 陳葦,李欣.私法自治、國家義務與社會責任:成年監護制度的立法趨勢與中國啟示[J].學術界,2012(1):178-188,288.
  [14] 劉惠芹.我國老年人公共監護制度探究[J].法制與經濟,2015(7):105-107.
  [15] 李霞.協助決定取代成年監護替代決定:兼論民法典婚姻家庭編監護與協助的增設[J].法學研究,2019,41(1):100-118.

  注釋

  1指父母雙方服刑在押或強制隔離戒毒的兒童;父母一方死亡或失蹤、另一方服刑在押或強制戒毒的兒童;父母一方死亡或失蹤,服刑在押或強制隔離戒毒,另一方不履行監護撫養責任,失去聯系在6個月以上被棄養的兒童;父母雙方棄養的兒童;及其他事實無人撫養兒童。還包括父母無力履行監護職責的兒童,如:父母雙方重殘、重病的兒童;父母方重殘、重病,另一方死亡、失蹤、服刑在押、強制戒毒、棄養的兒童;非婚生育,父母無監護撫養能力的兒童。
  2委托監護,是指監護人依法將監護職責部分或全部委托于他人的法律行為。
  3《民法總則》第37條規定:依法負擔被監護人撫養費、贍養費、扶養費的父母、子女、配偶等,被人民法院撤銷監護人資格后,應當繼續履行負擔的義務。
  4(1)意定監護,根據李霞教授觀點,是指基于當事人的意思表示而成立,并就監護人的選定、監護事務與監護(代理)權限等,由當事人自己決定的委任監護契約。該契約經公證機構公證,國家行政部門登記備案后生效,且在當事人失智后依然有效。
  5(2)依據“目前我國殘疾人數約8500萬,接受托養服務的有22.3萬,接受居家服務的有88.8萬”計算而來,數據來源于2018年殘疾人事業發展統計公報[殘聯發(2019)18號]!EB∕OL".!2019-07-25".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19-07/25/c_1124797154.htm。
  6(1)詳見:上海這群“星星父母”很硬核:為孩子辦個監察中心!EB/OL".!2019-06-23". http:∥sh.eastday.com/m/20190402/u1ai12383423.html。
  7(2)詳見:廈門市湖里區小蝸牛身心障礙者家庭支持中心簡介!EB/OL".!2019-03-26". http:∥www. jinciwei. cn/f672613.html。
  8(3)詳見:《北京律維銀齡研究與服務中心》!EB/OL".!2019-06-21".http:∥shjs.qianlong.com/2018/0914/2829368.shtml。
  9(4)詳見:全國持證社會工作者共計32.7萬人,民政部發布2017年社會服務發展統計公報!EB/OL".!2019-07-05".http:∥dy.163.com/v2/article/detail/DQESB1PQ0521Q73R.html。
  10(5)詳見:普陀公證處三年完成250多例意定監護人公證!EB/OL".!2019-06-23".http:∥sh.sina.com.cn/news/m/2019-01-27/detail-ihqfskcp0753961.shtml。
  11(6)詳見:上海誕生首例居委任監督人的“意定監護”!EB/OL".!2018-06-20". http:∥city.eastday.com/gk/20180620/u1ai11543091.html。
  12(1)依據2019年4月16日《國務院辦公廳關于推進養老服務發展的意見》第19條規定精神:大力培養養老志愿者隊伍,加快建立志愿服務記錄制度,積極探索“學生社區志愿服務計學分”“時間銀行”等做法,保護志愿者合法權益。

    官玉琴.構建我國公共監護制度的必要性與可行性[J].福建工程學院學報,2020,18(02):149-156.
      相關內容推薦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买股票的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