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政治論文 > 愛國主義論文

弘揚愛國主義精神的相關問題研究

時間:2020-04-26 來源:北京教育 作者:大勇,楊增崠 本文字數:8260字

  弘揚愛國主義精神論文(專業范文8篇)之第五篇

  摘要:當前, 學界對弘揚愛國主義與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繼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和增強“四個自信”、處理好全球化時代帶來的挑戰與機遇、促進祖國統一和維護民族團結、弘揚中國精神、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等理論問題都作出了回應和解答, 并取得了一定的研究成果。在新的時代背景下, 弘揚愛國主義研究應該在深入分析新形勢下弘揚愛國主義精神所處的時代內涵, 注重學理層面上基本學科概念的界定, 闡明愛國主義涉及的情感、觀念、行為三要素之間互動轉化關系及其變量等方面繼續推進。

  關鍵詞:愛國主義,弘揚愛國主義精神,社會主義,國際主義,研究述評

弘揚愛國主義精神論文

  愛國主義具有鮮明的時代特征, 不同歷史時期的愛國主義有不同的時代內涵。在當代弘揚愛國主義精神, 必須把握新形勢下的時代背景和歷史使命。自黨的十八大以來, 國內學術界依據新的形勢特點研究弘揚愛國主義精神的文獻逐漸增多, 許多理論工作者已經開始將愛國主義的研究納入發展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與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認識和分析框架中展開。從全新的戰略高度認識和理解弘揚愛國主義, 能夠推進對重大理論和現實問題的認識和理解, 但從整體上來看, 對于新的歷史條件的特征和要求的分析, 關于愛國主義的關鍵理論問題的把握, 關于弘揚愛國主義精神的時代意義等重大理論和現實問題還有待系統、深入的研究。以下本文將通過對文獻的總結分析, 系統梳理新形勢下弘揚愛國主義精神相關研究的總體狀況、主要問題領域以及基本觀點評述等。

  一、關于弘揚愛國主義精神與中國夢的研究

  愛國主義有著鮮明的時代特點, 其內容總是隨著時代的前進和歷史的進步而不斷豐富。中國夢的提出為新形勢下愛國主義注入了新的時代主題。習近平總書記在主持中央政治局第二十九次集體學習時指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 是當代中國愛國主義的鮮明主題。”在這種時代背景下, 學者開始著力研究、論證中國夢與愛國主義的相互關系, 近年來這個問題領域的研究文獻數量在逐漸增加, 然而質量上乘、能夠在學術研究發展上作出推進的成果卻不多。周中之認為, 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與愛國主義精神有著本質的聯系———從歷史的發展看, 愛國主義精神孕育了中國夢, 而在當代, 愛國主義精神是實現中國夢的強大精神支柱和動力。[1]羅雙燕認為, 縱觀我國歷史, 國家和民族的發展進步總是與愛國主義息息相關。面對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這一光榮而艱巨的偉業, 科學審視愛國主義的偉大歷史作用, 繼續高舉愛國主義的偉大旗幟, 是新時期黨和國家的神圣使命。[2]張一澍探討了與愛國主義相關的多個概念間的變量關系, 比如教育主客體的狀況及關系, 傳統文化與愛國主義教育內容的關系, 其中特別強調了實現中國夢的時代背景, 但中國夢在其分析中僅作為宏大場景, 沒有成為分析論述的主要關系變量。[3]朱桂蓮、樊彥鵬認為, 縱觀中國人民百年來走過的民族復興歷史, 貫穿其間最清晰的主線始終是中華民族偉大的愛國主義精神。[4]薛文杰認為, 中國夢為愛國主義教育問題提供了新內容、新視角、新思維。[5]筆者在中國知網進行檢索, 截至2017年共有5篇馬克思主義理論學科碩士學位論文涉及中國夢與愛國主義之間的辯證關系, 說明在高校相關學科點的教學研究中已經開始對二者之間的關系進行探討。

  以上研究的總體思路可以簡要概括為:首先對中國夢進行界定, 并從歷史、學理、現實等層面分析中國夢的提出為愛國主義注入了新的時代內涵和特征, 然后提出愛國主義 (教育) 在實現中國夢進程中發揮作用的機制和對策。這些研究成果意義在于達成了共識———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是中華兒女的共同愿望, 而實現這一偉大夢想需要團結和凝聚全國各族人民, 所以必須大力弘揚愛國主義精神, 使中國夢成為當代愛國主義的價值引領和行動綱領。的確, 偉大的事業需要偉大的精神, 偉大的精神需要在理論上加以說明, 從而形成理論上的自信。然而, 目前研究現狀和形成這種理論自信的期待還存在差距。當前研究中存在的突出問題是學術性不足, 具體表現在命題重復多、結論判斷多, 缺乏清晰的概念界定及在此基礎上足夠充實細密的邏輯分析和論證等方面。如果學界能夠對一些政治學術話語的基本概念及其相互關系闡述清楚, 會使文章的學理性更強, 愛國主義與中國夢的邏輯更嚴密, 論述更有說服力。值得振奮的是, 一些學者已經開始關注這一點, 并著力在學術概念上做基礎性的研究工作。劉建軍認為, 為了推進愛國主義的學術研究, 需要重視對基本概念的學術辨析。而為了做到這一點, 就需要把愛國主義研究從日常話語和宣傳話語中分化出來, 成為獨立的研究領域。[6]吳潛濤認為, 全面理解愛國主義的科學內涵, 對我們把握新時期愛國主義教育基本規律, 建設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 具有重要理論和實踐意義。[7]佘雙好認為, 在新的歷史條件下必須科學認識愛國主義的內涵和特征, 正確認識愛國主義與中華民族精神、愛國主義與民族主義、愛國主義與社會主義以及愛國主義與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關系, 只有在科學認識和理解的基礎上才能更深刻地把握愛國主義的時代特征。[8]在強化這樣的理論自覺和學術期待后, 這幾位學者進而深入探討了愛國主義的相關概念界定、使用語境、內涵特征等學術問題, 形成了重要的理論進展。

  二、關于愛國主義與熱愛中國共產黨、愛社會主義內在關聯的研究

  愛國主義與熱愛中國共產黨、愛社會主義之間的統一關系是當前愛國主義教育中一個重點和難點問題。中國共產黨是弘揚愛國主義精神最堅定的實踐者,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是弘揚愛國主義精神的現實途徑和制度保障, 必須堅持愛國和愛黨、愛社會主義相統一, 只有把這些基本的理論講清楚、講透徹, 才能更好地堅持中國共產黨的領導, 增強社會主義的認同和自信, 更廣泛地凝聚共識, 使愛國主義成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發展的巨大推動力量。從筆者收集到的文獻資料來看, 研究成果大多側重歷史分析和作用機制分析。多數學者形成的共識是, 近代以來, 把愛國主義理想和追求同爭取民族解放、國家富強以及人民幸福結合起來, 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 是近代以來中國歷史的必然要求, 是中國人民的歷史性選擇。在新的歷史條件下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 是愛國主義的時代主題。[9]有部分學者從弘揚愛國主義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事業的實踐作用機制來分析, 代表性的觀點認為愛國主義精神是以情感為內質, 以共同認同的價值為基礎, 以理性要求為行動界限的一種精神, 這就決定了愛國主義精神必然具有推動力、引導力和控制力。在新的歷史時期, 我們更需建立一種具有民族特色的共同認同的愛國主義精神, 從而推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偉大實踐在正確的道路上不斷前進, 不斷發展。[10]有學者全面概括了理解二者內在關聯的八個方面。[11]2009年國防大學和西安政治學院聯合召開了“新中國60年社會主義與愛國主義理論研討會”, 與會學者認為, 社會主義是愛國主義的時代旗幟, 愛國主義是社會主義的民族靈魂。社會主義制度的建立, 為愛祖國同愛祖國的社會制度的結合提供了條件, 使愛國主義迸發出巨大的能量, 而在當代中國, 愛國主義和社會主義統一于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理論和實踐之中, 要促進二者的良性互動以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12]

  總體上, 學界目前在分析愛國主義與社會主義的統一關系時, 運用的歷史分析比較多;強調內在關聯的本質時, 比較強調相互的實踐作用機制, 與兩種研究分析思路相對應的, 學術邏輯分析和跨學科分層次的研究分析略顯不足。首先, 在討論當代中國愛國主義與社會主義的本質時, 欠缺對政黨、社會制度、國家等基本概念及相互關系的分析, 之所以出現這種現象, 一種可能的原因是當代政治學為西方話語壟斷, 中國傳統政治智慧在形成當代話語權的過程中更新改造不足, 提升話語權也恰恰是我們在今后論述愛國主義與社會主義問題時應當著力彌補完善的基礎方面;其次, 在分析二者的關系中, 不能忽略對中觀甚至微觀層次的分析, 從愛國之情到報國之志, 必然經過社會制度的現實渠道和途徑, 無論從局部個體還是全局整體都有一個社會主義認同的問題。簡言之, 社會主義國家開展愛國主義教育, 無論是在馬克思主義的傳統視野中, 還是在現實的實踐中, 都不能、也無法剝離有關社會主義的理論與實踐問題。從這個意義上說, 社會主義認同研究和教育, 是所有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思想的社會主義國家開展愛國主義教育和民族精神培育的核心任務。拋開社會主義認同來抽象談論愛國主義、愛國主義教育, 抑或民族精神培育都是空乏的、沒有任何意義的。

  三、關于弘揚愛國主義精神與中國精神的研究

  偉大的事業需要偉大的精神, 需要將偉大精神闡述清楚、大膽弘揚。稍早些的學術研究在論述愛國主義與中華民族精神的關系時, 大多所依據的是黨的十六大報告中的論斷:在五千多年的發展中, 中華民族形成了以愛國主義為核心的團結統一、愛好和平、勤勞勇敢、自強不息的偉大民族精神。吳潛濤認為, 黨的十六大所概括的中華民族精神是在五千多年的改造客觀世界和主觀世界的實踐中, 特別是近代以來在反對外來侵略、爭取民族獨立和民族解放的斗爭中, 形成的大多數民族成員認同的心理素質、思想感情、理想信念、價值取向和道德準則。[13]2015年12月30日, 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二十九次集體學習時強調, 愛國主義是中華民族精神的核心。自此之后, 學者們圍繞“核心地位論”展開了愛國主義與中華民族精神的論述。溫靜認為, 愛國主義在中華民族精神中的核心地位, 既是中華民族精神發展的歷史必然, 也是愛國主義自身特點的價值彰顯, 更是當代中國發展的現實訴求。[14]應當看到, 民族精神是一個不斷發展的歷史產物, 我們黨領導人民在長期實踐中不斷結合時代和社會的發展要求, 豐富著這個民族精神, 實踐在不斷前進, 理論探索也從未停止。弘揚愛國主義精神, 同時必須大力提倡和弘揚中國精神。以愛國主義為核心的民族精神, 以改革創新為核心的時代精神共同構成了中國精神。關于中國精神、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與中國夢, 李忠軍認為, 這是一個三位一體的整體邏輯———中國夢鑄牢科學信仰, 指引鑄魂方向;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鑄塑價值共識, 明確鑄魂規約;中國精神鑄就精神家園, 創生鑄魂動力。[15]這三個概念都與弘揚愛國主義精神密不可分。愛國主義與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關系也非常重要。2015年, 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中, 把愛國主義提升為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最深層次力量:“在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中, 最深層次、最根本、最永恒的是愛國主義。”[16]這種定位在學者的研究中得到了關注和反映。張軍黨認為, 正確把握愛國主義的精神內涵, 是建設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重要前提和途徑。[17]梁庚立認為, 愛國主義是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首要原則、重要基礎和動力之源。[18]李心記認為, 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三個層面都與愛國主義密切相關。在當代中國, 愛國主義的本質特征就是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發展道路上實現國家富強、民族振興、人民幸福的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19]

  認真對待中國優秀傳統文化則是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重要課題, 而作為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之核心的愛國主義, 同樣需要從豐厚歷史和優秀傳統文化中汲取力量源泉。關于中華優秀傳統文化與愛國主義相互關系的論述一直比較豐富。賴雄麟從情感、道德、政治文化三個層面, 全面地解讀和闡釋愛國主義內涵, 論述愛國主義精神在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化中的深刻內涵。[20]張一澍注意到了運用傳統文化資源充實愛國主義教育過程中存在著教育者和被教育者雙方的認知疲勞、教育內容和手段不接地氣的狀況。[21]劉志琴認為, 愛國主義與傳統文化, 是超越地區、民族、制度和國界, 在全世界華人圈中最有號召力和影響力的兩大課題?梢哉f, 在眾多的文化問題中, 以這兩個問題最有普遍意義和深入人心。如果把這兩個問題作為一個整體來理解, 而又作一番學究式的考察的話, 會發現這里有個差距, 那就是愛國主義雖然是歷經千百年陶冶的對祖國最深厚的感情, 但當下談論更多的是現代政治觀念。[22]這個觀點發表于20多年前, 但到今天依然具有啟迪思考的學術價值。

  四、關于弘揚愛國主義精神與維護國家統一和民族團結的研究

  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是國家統一和民族團結的愿景, 而在實現這個愿景過程中還存在著現實的挑戰和困難。除了臺灣問題需要解決, 作為迅速崛起的發展中大國, 在全球化的進程中, 我國國家安全也不可避免地受到諸如民族分裂主義、恐怖主義活動的沖擊和影響。在新的時代條件下, 弘揚愛國主義精神, 必須把促進祖國統一和維護民族團結作為重要著力點和落腳點。習近平總書記作出的這一論斷, 根據新時代條件的發展變化, 弘揚愛國主義的急切現實要求, 需要認真分析和回答國家認同與民族認同的棘手問題。在當前的學術文獻中, 將愛國主義精神弘揚與國家統一、民族團結等現實問題聯系起來進行理論和現實分析的研究還不夠, 而且主要集中在法學、政治學等社會科學理論領域。在維護國家統一和民族團結的過程中, 愛國主義情感、認知和行為如何發揮作用, 基于經濟基礎、政治文化、社會輿論的學理研究仍然有很大的解讀空間。

  在維護國家統一和民族團結過程中, 愛國主義與民族主義的辨析從未停止。潘亞玲經過梳理愛國主義與民族主義的西方文獻, 認為, 雖然愛國主義與民族主義的概念中都包含了對國家的強烈忠誠和熱愛, 但意義上卻存在著重大的差異。就其本質而言, 民族主義不過是愛國主義的一個變種而已。[23]馬得勇通過對截至2012年的國外近期實證研究得出了與之前相類似的結論:民族主義情感是一種盲目的國家優越感, 它帶有對外部群體的蔑視和排外傾向, 并具有對外部群體的支配感, 而愛國主義是一種健康的、建設性的、寬容的愛國情感, 未必會導致排外傾向和支配傾向。[24]我們需要警惕這種討厭和排斥“他者”的“民族主義”, 不能把開放包容的愛國主義引入歧途, 將愛國主義動員凝聚的力量用錯了地方。

  五、關于弘揚愛國主義精神與全球化影響的研究

  中國正在積極融入全球化進程之中, 在全球化時代我們弘揚愛國主義精神的正當性、必要性和操作性都是非常重要的理論和現實問題。學術界對經濟全球化時代的愛國主義論述較多, 也相對形成了一些共識。概括起來, 在全球化與愛國主義關系問題上, 學界普遍認為, 全球化的發展使愛國主義必須重新考慮時代背景、內涵和特征, 愛國主義教育在全球化的時代背景下并不過時, 全球化的深入發展給愛國主義教育既帶來了危機, 也帶來了挑戰, 因此基于問題“提出-分析-解決”的邏輯分析框架下, 自然而然地要提出相應的對策。劉建軍在《論經濟全球化時代的愛國主義》 (2012) 一文中的觀點最具有代表性, 即經濟全球化必然會在經濟、政治、文化、心理感情等不同方面沖擊和削弱民族國家的愛國主義。但愛國主義依然有存在的合法性, 因為經濟全球化進程在一定范圍內刺激和強化了人們的愛國主義感情, 民族國家繼續存在并仍然是大多數人認同和歸屬的主要共同體, 民族文化能夠繼續存在并且依然是民族認同所系。[25]辛向陽在總結習近平總書記的愛國主義思想中概括道:經濟全球化時代弘揚愛國主義精神具有特殊重要的意義。[26]如果說稍有不同, 是不同學者在使用學科范式和表述方式上的差異。如陸華從倫理學的學科范式分析認為全球化時代的培育愛國主義精神應該提供充足的倫理供給[27];許潔從政治學角度分析認為隨著全球化時代的到來, 民族意義上的國家意識逐漸淡化, 對此, 理性的愛國主義建構應該是基于本民族符號系統詮釋的基本價值觀念, 并以此為路向形成凝聚公民向心力的政治文化, 只有這樣才能實現民族主義和制度認同的有機融合。[28]

  這些成果從不同學科、不同角度探討了全球化時代弘揚愛國主義精神的理論問題, 取得了有益的進展, 同時也存在一些不足之處, 其一, 就是存在部分學者將愛國主義與愛國主義教育簡單等同的現象, 所以大量的文獻是在談論全球化時代與愛國主義教育的關系問題。從愛國主義到愛國主義教育, 主客體得到了明確的限定, 尤其是在思想政治教育學科里, 一般的是指學校愛國主義教育中的師生, 在這方面開展的理論探討、經驗總結和問題分析很多, 如王雯姝曾全面概括了“全球化背景下大學生愛國主義教育研究的主要視閾”。[29]但是在新形勢下弘揚愛國主義精神, 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 前景更加廣闊, 任務更為艱巨, 要求對愛國主義與愛國主義教育兩個概念作出必要的區分, 這也是目前研究現狀中欠缺的內容。其二, 是當時學界在考慮全球化時代背景下弘揚愛國主義精神的文獻中, 缺乏往前走一步、轉換視角、拓展思維空間的勇氣。具體而言, 在全球化時代背景下, 學者大多停留在自身關注的視角上, 以“我”為出發點和著力點, 將我國的愛國主義界定為全球化影響的客體, 在國內堅持辯證思維的社會學科研究方法情況下, 卻缺少辯證的主體意識, 對以愛國主義精神凝聚力量的中國可以為全球化的世界帶來何種貢獻審思不多, 缺少更廣闊的胸懷和視野, 而這一點在習近平總書記的講話中得到了明確。習近平總書記在不同場合提出要積極倡導求同存異、交流互鑒, 促進不同國度、不同文明相互借鑒、共同進步, 共同推動人類文明發展進步, 構建人類命運的共同體。這樣的觀點直到最近在學術文獻中才逐漸有所反映, 如有學者開始論證弘揚愛國主義精神與擴大對外開放的有機統一。[30]這實際上引出了另外一個重要的基本理論和現實問題:愛國主義和國際主義的關系。在全球化與愛國主義辯證關系的研究中, 如果少了國際主義這個理論視角, 就缺少了理論縱深、政策視野和實踐維度。

  20世紀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 東歐社會主義國家政治經濟制度發生劇變、蘇聯解體, 社會主義陣營發生劇烈變化, 鄧小平同志根據變化的國際國內形勢, 提出埋頭實干, 做好我們自己的事。無產階級國際主義逐漸淡出國家意識形態, 關于愛國主義與國際主義辯證關系的學術研究不多, 在中國知網檢索關于愛國主義與國際主義的文獻, 從1989年至今, 只有19篇學術文章, 除1995年 (4篇) 、1997年 (2篇) 以外, 其余每年只有一篇相關學術論文發表。有學者關注到了這種現象, 提出關于愛國主義與國際主義關系的研究是一個迫切和重要的課題, 如馮昭奎認為, 新中國建立以來, 在大力弘揚愛國主義的同時, 有關國際主義的研究、宣傳和教育一直受到高度重視。但不能不承認, 從20世紀90年代以來, 有關國際主義的研究和宣傳已經從我國學術界和傳媒“淡出”, 在對外關系中以民族主義取代國際主義的研究和宣傳有所抬頭。隨著時代形勢的發展變化, 陸續有學者注意到, 隨著中國綜合國力的增強, 在世界舞臺上必將扮演越來越重要的角色, 需要重新界定愛國主義與國際主義的內涵。

  面臨當前多變的國際國內形勢, 在處理到具體的學術問題需要表明立場時, 學界關于愛國主義與國際主義相互關系的新論述各有側重。一種觀點強調不斷加速的全球化趨勢挑戰著民族主權國家的界限, 諸如國際的廣泛密切合作及環境氣候等全球性問題的解決都需要暫時將愛國主義擱置一旁;另外一種觀點則更強調主權國家客觀存在的現實及其根本利益, 認為當前的國際關系仍然是以民族國家為主要行為主體的, 在民族國家上升期要求超前進行國際主義教育的要求太不合理。這兩種觀點的問題都是割裂愛國主義與國際主義辯證關系的顧此失彼、孤立片面的表現。

  總之, 圍繞新的時代特征和形勢任務, 學界及時、深入地研究了弘揚愛國主義的相關重大問題, 深化了研究視閾, 積累了學術資源。下一步可從以下幾個方面繼續努力。其一, 繼續深入分析新形勢下弘揚愛國主義精神所處的時代內涵, 包括國際國內的深刻變革和社會影響, 保持清晰的認識和思考, 形成基本的形勢判斷。其二, 注重學理層面上基本學科概念的界定, 以堅實準確的基本概念構建愛國主義理論大廈, 以指導實踐。其三, 加強對愛國主義涉及的情感、觀念、行為三要素之間互動轉化關系及其變量的研究, 從學科研究層面上注重心理學、行為學、民族學和人學等不同學科的交融綜合。其四, 注重愛國主義教育的實踐探索和經驗總結。這其中愛國主義與社會主義、愛國主義與國際主義、愛國主義與中國精神之間的辯證關系是愛國主義教育理論和實踐中最重要的內容, 其包含的社會主義認同問題、國際主義視野問題和中國精神培育等問題闡述不清楚, 是造成當前理論困境和實踐偏差的重要原因。

  參考文獻
  [1]周中之.論愛國主義精神與實現中國夢的關系[J].思想理論教育, 2016, (6) .
  [2]羅雙燕.中國夢視域下愛國主義的歷史審視和現實展望[J].湖北社會科學, 2015, (4) .
  [3]張一澍, 王永明.中國夢背景下高校愛國主義傳統文化傳承教育探析[J].教育探索, 2015, (2) .
  [4]朱桂蓮, 樊彥鵬.“中國夢”與愛國主義[J].學習月刊, 2013, (13) .
  [5]薛文杰.中國夢與愛國主義教育[J].蘭州教育學院學報, 2015, (1) .

點擊查看>>弘揚愛國主義精神論文(專業范文8篇)其他文章
    大勇,楊增崠.新形勢下弘揚愛國主義精神相關問題研究述評[J].北京教育(德育),2017(11):57-62.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买股票的软件